国际在线娱乐频道

搜 索

TOP
哥哥制造恐袭 弟弟参加奥运
[ 编辑:dhcmd | 时间:2016-08-06 09:22:09 | 浏览:618次 | 作者:dhcmd ]
  (上接C06版)
  跆拳道不只是击败对手,还要求运动员形成正直、公平的品质。这项运动让穆拉德有了很好的教养,“你一定要准时,你要遵守规则,那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这对穆拉德有用,对纳吉姆则不然。
  穆拉德刻苦训练,从14岁开始参加比赛。比穆拉德大4岁的纳吉姆半途而废。他逐渐沉溺于宗教极端思想。
  人生道路的不同选择,让两兄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
  穆拉德说:“他看当代政治的书,也读雨果。我们不再经常见面,因为我要训练。但当我们在家碰到,总是有欢声笑语。他完全没有不开心的样子。”
  哥哥2013年加入极端组织 去年从叙利亚潜回比利时
  纳吉姆2011年上大学,专业是机械电子。巧合的是,穆拉德后来也选择了这一专业。
  纳吉姆曾在欧洲议会当清洁工,还在布鲁塞尔扎芬特姆机场(正是他后来制造恐袭的地方)当过临时工。
  2013年2月17日,纳吉姆搭乘航班从布鲁塞尔飞往土耳其安卡拉。第二天,他却从叙利亚打电话给父母。两周后,他的父亲报警称儿子去了叙利亚。
  在叙利亚,纳吉姆加入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2014年3月,比利时司法部门对纳吉姆发出了国际逮捕令。
  穆拉德说,“我们害怕他”,他曾试过联系哥哥,但没法通过社交网络找到他。
  纳吉姆多次和父亲联系,但总是通过不同的电话号码。
  2015年9月,纳吉姆从叙利亚潜回比利时。回到比利时后,他在欧沃莱小镇租了一栋房子,那里也成为意图袭击欧洲的恐怖分子的新窝点。
  哥哥在制造炸弹筹划恐袭 弟弟在各地比赛争夺金牌
  纳吉姆也涉嫌参与了去年11月的巴黎恐袭。在叙利亚,纳吉姆被训练成为一名爆炸专家。
  调查人员在巴黎恐袭的两枚炸弹中发现了他的DNA㎡㎡一枚位于法兰西大球场外,另一枚在巴塔克兰音乐厅里。
  纳吉姆同时住在布鲁塞尔斯哈尔贝克区的一间公寓里,制造炸弹。这间公寓距离弟弟穆拉德读的大学仅有400米的距离。
  根据穆拉德的说法,他从2013年后就没见过哥哥。他也不知道哥哥又回到、住在了布鲁塞尔,“直到(布鲁塞尔)袭击,我们不知道(纳吉姆的)任何事情”。
  当被问到,自己的哥哥住在同一个城区却从不知道或从没在街头遇到时,穆拉德拼命憋住眼泪,“即使你偶然遇见了,你也不可能永远都知道别人正在干什么”。
  在纳吉姆计划着制造袭击时,穆拉德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参加了一场又一场的锦标赛。
  他赢了美国公开赛后,兴奋地在脸谱上贴了金牌照,并写道:“太棒了,但我下周在蒙特利尔会(表现得)更好。”
  时针滑到3月22日。在早上8点后不久,纳吉姆和他的同伙就进入了布鲁塞尔机场,按下了放在身前行李车里的手提箱炸弹。根据监控录像拍摄的画面,纳吉姆曾试图混在人群中逃跑,但他的手提箱滚下了行李车,提前爆炸了。
  哥哥的作为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要不停解释自己不是坏人
  极端组织制造恐袭,有时是兄弟姐妹一起参与。
  911事件中,瓦利德谢里和瓦伊勒谢里劫持了一架飞机,撞向纽约世贸中心;2013年,焦哈尔萨纳耶夫和塔梅尔兰萨纳耶夫在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中放置了爆炸装置;2015年1月,谢里夫库阿希和库利巴利库阿希袭击了法国《查理周刊》总部。
  这些凶手都是亲兄弟。这说明极端组织喜欢在朋友、在家庭中征募成员。
  这给穆拉德带来了一个问题,他不仅要接受自己的哥哥变成了坏人的现实,还得向全世界证明自己不是坏人。
  在过去的4个多月里,他不停地跟人们说,他没有危险,他身上没有任何怒气。
  穆拉德也清楚地知道,他的余生可能都要这样不停地解释。
  在布鲁塞尔机场恐袭案后的几周里,穆拉德的一些同学疏远了他。没有人直接和他作对,但他能感觉到异样的眼光和嘀咕声。
  跆拳道成为弟弟的庇护所 教练保护他、队友支持他
  穆拉德发现,在训练时,布鲁塞尔恐袭案从来不是问题,人们也会支持他。
  对穆拉德来说,跆拳道就是庇护所,教练甘布拉奇对他的帮助也很大。他说:“这就像是一个家庭。”
  甘布拉奇和他进行了长谈,并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不是携带炸弹的人。相反,你是这个国家最好的运动员之一,你是社会的榜样。”
  甘布拉奇不是一个只关心比赛输赢的教练。他带着团队在世界各地参加比赛时,总会让团队的脚步走到运动场外。在埃及卢克索,他们参观了寺庙;在墨西哥,参观了特奥蒂瓦坎太阳金字塔……
  甘布拉奇看到一些报道和评论试图让穆拉德一家为纳吉姆的罪行负责任。甘布拉奇担心,布鲁塞尔恐袭案受害者的家属会找穆拉德报复。于是,他为穆拉德安排了车,让一名队员的父亲专门负责带穆拉德参加训练。有一段时间,他不允许穆拉德搭公车。他说:“我们必须保护他,而他也必须保护自己。”
  穆拉德在脸谱上开了新的主页,上面只放着训练相关的内容。不久前,他感慨地在脸谱上留言:“跆拳道教会我如何尊重其他人类。”他同时放上了一张他在比赛后抱着对手的照片,配上一颗小小的红心。
  这就是他与哥哥保持距离同时又避免妖魔化他的方法。
  对穆拉德来说,走上布鲁塞尔街头,不是件容易的事。荷枪的士兵在街头巡逻㎡㎡他可以在街头、地铁站和购物中心看到他们㎡㎡他知道,自己的哥哥对此负有责任。
  袭击发生后,每当出国,穆拉德都会从布鲁塞尔扎芬特姆机场上飞机,一种“奇怪的感觉”会袭来,他只能努力摆脱这种感觉。恐袭案后,布鲁塞尔机场的许多区域关闭了,机场里到处都是栅栏,盖着黑色的防水布。航站楼里,胶合板将发生过爆炸的区域与其他区域分隔开来。面对这一切,穆拉德只能迅速到赶到登机柜台。
  弟弟5月拿到欧洲冠军 还有份参加里约奥运
  5月中旬,穆拉德飞往瑞士蒙特勒参加欧洲锦标赛。穆拉德看起来很苍白。比赛前,他几乎什么都没吃。他有1.8米高,体重才54公斤。
  那是穆拉德在布鲁塞尔恐袭案后参加的第一场大赛,他一举打入了决赛。
  穆拉德戴着他的红色头盔,粉丝们不停地喊着:“比利时,加油!比利时,加油!”他决赛的对手来自西班牙。最终,穆拉德以6比3的成绩,成为跆拳道54公斤级欧洲冠军。
  获胜后,他大哭着跳到教练甘布拉奇身上,紧紧拥抱着他,泪水也从甘布拉奇的脸上流下来。他们压抑的情绪全都宣泄出来了。
  颁奖仪式上,当比利时国歌响起时,穆拉德闭上了眼睛。他在镜头前展示金牌,他签名签到手软。他将自己的胜利献给家人。
  昨天,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开幕,穆拉德代表比利时参赛。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穆拉德一直在问自己,是否应该为纳吉姆哭泣㎡㎡为一个给其他人带来许多伤害但同时又是他哥哥的人,穆拉德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承认:“我为他伤心,我至今仍未战胜悲伤。”
  他补充说:“他(哥哥)做的事令人恐怖,更让我愤怒的是那些把他引上这条道路的人。我怀念他,因为他是我的哥哥,而不是因为他的所作所为。”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评论】 【返回顶部
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